炖肉君的流动摊点

【叶黄】绝世好友(三十四)

及辰:

*二设警告什么的说到懒得说…(x


*疯狂屯稿备战国庆,不禁开始思考我当初为什么说出了日更这两个字……


*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一) (二二) (二三) (二四) (二五) (二六) (二七) (二八) (二九) (三十) (三一) (三二) (三三)










 


223


今儿一路还算顺,毕竟这一群都是可以走VIP通道的人,提前两小时只是出于对国际航班的尊重。


六点四十多成功抵达机场。


 


托运、安检,在工作人员与部分安保人员的护送下,十三加一个人终于进入轻松无负担状态,组团进入VIP区。


上一次一起在VIP区还是当时在第三十三轮常规赛时被困在X市机场。


 


那会儿也是交往状态,但是黄少天自己心里有点鬼,加上叶修一副淡定样子满脸无动于衷……


哦!黄少天恍然大悟,原来那时候自己还有点在赌气。


“发什么呆呢?”叶修问。


黄少天说:“也没什么……就是忽然想起了之前……嗯,你都不会觉得不对啊,我那样?”


叶修懒洋洋动了动腿换了个姿势。


VIP厅里放着音乐,大家都在各玩各的。


叶修回答:“会啊,但是你不是在纠结吗。”


这种回答听起来可一点都不像是叶修的风格。


黄少天又有点赌气,追问:“那你就放着我继续吗!喂,这种时候,哪怕是按照网上的恋爱教程,也应该做点什么吧!”


叶修故作思考:“陪你PK?别想,那段时候我连团队赛都不上了,养精蓄锐,备战季后赛……”


黄少天:“……”


感觉自己很想打叶修了。


叶修笑笑。


真相和想法,此时当然不能说。


那个时候的自己已经是抱着等待分手的心了……感觉如果说出来今天就要没个消停。


“这我不是相信你能处理好吗。”


“我去你的大西瓜。”黄少天说,“不要逼我提起来啊!你特么打完总决赛就和我说了什么!我靠!不能忍!”


“我的错我的错。”叶修投降,当时确实是没觉得事情能发展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个节奏,不管是关于家庭、荣耀还是……黄少天。


 


理论上来说,他们这些普通运动员,标准待遇是经济舱。


但是话再度绕回来,荣耀联盟有钱啊!所以自费升舱这种事,总局那边说好了也就没问题,因此一开始给十三个人买票就买的头等。


对,十三个人。


叶修是后来去升的舱——开始他把自己漏了,后来懒得改,但是在队员与弟弟的催促下还是办了手续。


这个飞机是单层的,头等舱以1-2-1的模式排布座位,统共四排,也就是十六个座。


所以其实也没太大区别。


 


头等舱都是小隔间,十个半小时飞行时长,叶修已经做好了监督计划。


——头三个小时全员保持清醒,每人在飞机上至少需要睡两小时。


 


买票的时候是根据姓氏字母排序买的,喻文州身为队长,也在后排,和肖时钦、张新杰的距离都近,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很方便的设定,张新杰和张佳乐换了个位置,三个战术大师就一起去了。


苦了张佳乐,一个活泼boy,被挤到没人的角落。


楚云秀苏沐橙与方锐黄少天商量着换了位置,两个姑娘缠缠绵绵要睡贴在一起的两个小隔间,可以理解,方锐就自个儿去了最前排左边,黄少天看了看苏沐橙的位置,又看了看叶修的位置,觉得简直是千山万水天涯海角。


然后他又看了看叶修所在——前排刚好是另外仨战术大师的联排座,感觉好像呆在这里又确实安全了点儿。


毕竟之前交往的时候叶修就说了……要严格执行保密措施。


 


黄少天摸出手机点开叶修微信。


我:好想和你坐一起啊!!不过还是算了,看到队长在那里就觉得很可怕。


过了一会儿,叶修才回复。


老叶:怕你队长扛不住其他人,来给你帖封条吗?


我:[敲打] [敲打] [敲打] [敲打] [敲打] [敲打] [敲打] [敲打]


我:[敲打] [敲打] [敲打] [敲打] [敲打] [敲打] [敲打] [敲打]


用表情刷屏后,黄少天怒而关机。


 


224


关闭舱门,准备起飞时,十六个头等舱座位也只坐满了十五个。


那唯一一个不在团队里的,刚好就坐在叶修身边。


黄少天咬牙切了一局水果。


 


就算是头等舱也不能在飞机未进入平流层时浪。


所有人都老老实实地扣着安全带,无趣地等待。


 


一般这种长途飞机,飞机上的安排都会按照目的地时间来规划。晚上八点多,正是苏黎世当地下午两点多。


十小时的飞机,基本都会准备三餐。


飞机平稳后差不多十几分钟,就是第一餐。


 


叶修黄少天一下午瞎折腾的,只有在候机室才吃了点东西,此刻两个人都疯狂点单,誓要填饱肚子。


但是除了他们,其他人,都正正经经地吃了晚饭。


此刻,无聊的张佳乐就想搞事了。他离叶修近,离黄少天远,就抓着叶修开始聊:“你和黄少天下午干啥去了?饭都没来得及吃?”


叶修何等从容——或者说厚脸皮,那边黄少天听到张佳乐的问话已经下意识地开始做起了缩头乌龟假装没听到,这厢叶修无所顾忌的胡扯:“……你猜啊?”


张佳乐还真没想歪。


哪怕他也是个基。


毕竟叶修看着直成擎天柱。


“……逛哪儿去了?”张佳乐想了半天,“鸟巢水立方?还是后海南锣鼓巷?”


叶修淡定道:“我敢,他也不敢啊!”


张佳乐展开思考:“也跑不了太远啊,一个下午统共也没多久,去逛园子?算了吧,太热了……对了,老叶,恭亲王府挺小的啊!”


叶修:“往前推一百年还指不定有自行车呢,你指着一宅子多大?”


 


话题很快就被扯远,黄少天听到后面谈起了B市名胜古迹,松了口气。


 


225


刚上飞机的时候众人的精神头还行。


就是张新杰后来不太受得了——他的生物钟一向非常准时,三小时起飞后三小时就差不多得十二点了。


黄少天跪在自己的座位上拿着Pad拍张新杰的昏昏欲睡脸。


对此,方锐表示:“欢迎大家收看第一届世邀赛作死大会第一集,由黄少天领衔主演——”


 


一过三个小时,张新杰就换睡衣睡了过去。


肖时钦问叶修:“他一睡睡七个小时的话……”


叶修成竹在胸:“他餐前餐后都会有一段清醒期,所以理论上的晚餐时间他会清醒近两小时,然后夜宵时间又会清醒一会儿,没问题。”


喻文州玩笑道:“前辈对每个人的作息都很了解啊?”


叶修道:“怕了吧?”


 


果不其然,正如叶修预计的,张新杰在理论晚餐时间醒来了,休息了半小时后才开始进食,进食后又稍微活动了半个多小时,才开始睡。


 


吃完晚餐后差不多大部分人都该小憩一会儿了。


叶修下地溜达了一圈,发现苏沐橙和楚云秀正在一起看电影,两个小屏幕的进度一模一样……孙翔唐昊方锐李轩王杰希等还算有精神,黄少天还在刷游戏,眼睛里血丝都快出来了。


叶修弯腰和他说了几句话,被推出来。


黄少天振振有词:“别打扰我刷记录!”


叶修耸耸肩。


周泽楷歪头靠着,见到叶修过来后以目光示意。


叶修道:“没什么,就监督一下你们。”


周泽楷冒出了疑惑的目光。


叶修失笑——周泽楷也在看电影,一部欧美商业大片。


张佳乐困的头一点一点的,吃东西都让他提不起神来,迷瞪瞪的。比起张新杰非常有规则的作息法则,张佳乐很显然就是过的比较自由的那一款。


 


整个飞机飞行的时间都是在黑夜中,打开舷窗遮光板也看不到明亮刺目的蓝天白云,也看不到属于夜的星星,只有一望无尽的黑。


饭后不久又熄了灯,叶修抱着Pad刷着比赛视频,视频光花花绿绿的闪,躺着看看久了,头就有点疼。


 


下飞机后叶修给一人发了一片褪黑素。


这么晚了,车也少,路面安静的很。


“睡不着就吃啊。”叶修说着。


大巴里众人一片东倒西歪,比不得国内,整个车都塞满了,落脚也不太方便。叶修一个人坐在最前面的导游座位,到还算宽敞。


“明儿上午没安排,下午的话——训练室那边已经调试好了,你们想逛街也行,想去上游戏也行。”叶修拖着音说话,本来就困倦的让人烦躁的环境里,他这么说话让众人一片抗议。


“明天就是正式训练调整,大后天比赛了啊。”


 


下车后生活助理一个个地收护照。


所有选手都是单人间待遇,领队也是。其他工作人员都是双人间。不过房间都早已经定好,剩下的就是录入时间。


十四个单人房卡到手的最早,叶修一个个分发,看似随意,却将苏沐橙楚云秀两个人的房间放在了最中间,把四个战术师的房间放到一起,然后将黄少天的房间安排在了离自己最近的位置。


 


时间太晚了,叶修还要把每个选手的房间看一遍,回的最晚,因此黄少天也就没发现。


 


226


第二天一早,真正起来的也就张新杰一个。


他非常意外地在早餐处见到了叶修。


叶修有点嫌弃:“为什么你一副看到了外星人的样子?”


张新杰坦诚:“是有点意外。还有别的工作要做?”


叶修插着培根与炒蛋:“嗯,去面一下翻译。”


张新杰点点头。


 


吃完早餐之后叶修就走了,面试安排在酒店的小会议室里,挺方便的。


经过筛选后一早上安排了六个人的面试,预计在每个人身上花费半小时,面完刚好吃中饭,下午休息一会儿。


叶修算盘打的响亮——其实他也就是面试官之一,虽然拥有决策权,但是总体来说不太重要,主要把关一下对方对荣耀的态度。


倒不是说必须热爱荣耀,而是这个时候热爱荣耀的人比较容易承担好这份责任——还有狂热粉的问题。


毕竟手头十三个金贵宝宝,要好好爱护。


 


另一边黄少天睡了醒醒了睡,九点多快十点终于爬起来。


苏黎世与G市不同,十点的时候酒店的自助早餐已经关门,如果要吃东西就要额外点单。


其他起得早的已经从外面吃过brunch回来,黄少天在微信里问了一圈,发现只有方锐孙翔张佳乐还没吃,但是人已经走到酒店外了。


“不仗义!!!”他在微信群里刷了会儿屏,意识到叶修是唯一一个没出现说话的。


虽然对方确实不太用微信群。


本想圈他,但是又觉得……有点儿心虚。


心虚个什么劲!黄少天对自己点点点了几秒,之前什么事儿都没的时候不是随便圈随便槽吗,为什么现在就觉得好像哪里都不太对,这是自我意识过剩!


洗漱完毕换了衣服,黄少天没忍住,点开单人聊天,问叶修。


我:你在哪儿呢?


老叶:面试翻译


我:啊?


我:哦


我:你吃早饭没?


老叶:吃了


老叶:你自己出去找点吃的,不愿意走的话,就去便利店


我:你几点起的啊这么早!


我:那你下午还有事嘛


老叶:七点


老叶:应该没了,下午再看


 


得到了回答,黄少天心满意足出门,在群里刷,让方锐孙翔张佳乐等他一起。


 


227


队长之所以是队长,其一在于他们足够强大的自制力。


掰着手指头一数,整个队伍里不是队长的只有方锐、黄少天、孙翔、张佳乐。


为什么漏了张新杰,因为他需要被特殊处理——何况他是准队长,基本上就是等韩文清退役了。


 


一边吃早餐一边号召询问下午安排的时候,发现只有在这里最晚吃饭的四个人还犹豫未决,其他人都纷纷“训练室+1”。


围着小桌子的方锐唉声叹气。


“不瞒你们说……这还是我第一次来欧洲。”


孙翔点头:“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出国。”


张佳乐和黄少天就差没年年出国环球跑了,不搭腔。


不过苏黎世,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来。


 


他们搞电竞的,巅峰生命就这么几年,过了这几年退役了想怎么浪不行啊,所以在这极度需要珍惜的几年里,基本都金贵地对待自己。


篮球拳击攀岩滑雪射击马术卡丁车等,一众常见消遣运动,都得细致谨慎选择。


腿骨折了是小事,手骨折了就要了老命了。


 


吃完brunch已经十点四十多,四个人琢磨着干脆就这时候到处逛一逛走一走,下午……下午继续训练呗。


 


苏黎世楼层都不太高,城内连着一条水道,交通非常发达。


城市面积不大,继承了欧洲国家的小城邦特色,但是这地儿吧人不傻但是钱多,基于瑞士风格之上承载着全球各地的特色,各种各样的旗子到处都是,最多的还是瑞士国旗。


四个人都不太会英语,走马观花的逛,也不强求什么景点,遇到顺眼的地儿就拍张照,到还惬意。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水边,野鸭天鹅在水中游着。


 


孙翔沉默地看着鹅。


张佳乐坐在长椅上摆弄手机。


方锐见孙翔一脸严肃,不禁发出拷问心灵的疑惑:“你盯着鹅干啥,想吃?”


孙翔道:“我是在想,如果鹅来啄我,我反击算不算正当防卫,会不会被罚款。”


张佳乐:“……”


黄少天:“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孙翔道:“不是经常有人写帖子说被鹅追或者被鹅啄吗?我记得还有个划船的时候被推翻船的。”


张佳乐道:“那是因为他们桨打到了鹅屁股。”


方锐啧啧:“多记仇啊。”


 


四个人没有被鹅啄,安全回到酒店。


每一餐都是自带的厨师做的,当然,也可以吃当地食物或者是酒店的食物,端看个人选择了。但是如果要吃大师傅做的菜,那就只有每天钉死的那三顿,分别在早七点半,午十二点,晚六点。


其他时候要吃,要么出门买,要么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吃饱没多久,四人组还不想吃东西,但是都抱着某种见一次国内食物可不容易呢的心情去了餐厅。


餐厅里除了他们四个都在。


专门围出来的一个部分,工作人员大部分也在。


 


黄少天终于见到了叶修。


 


228


叶修正端着碗饭,就着辣椒炒肉扒。


他过了几秒才抬头去看黄少天,以及另外仨:“坐下来吃点呗?”


黄少天觉得自己心跳快了起码一点三倍。


自从前几天说开之后,每一天都像是在揭开之前那么多年盖在眼睛上的黑色幕布。


他看见了叶修这一眼,意识到——叶修总是第一眼看向他,或者第一眼先找他。


当初在KTV是,很多次在休息室是,在赛场上见面时候是,现在也是。


 


职业选手这一桌坐的松,见四个人来了纷纷开始挪位置。


一时之间桌椅板凳声音摩擦摩擦,各种各样熟悉的菜色发出的香味,四个本来并不饿的人忽然就觉得一个多小时之前的马芬牛角火腿咖啡牛奶都是虚的。


西餐算什么餐?


 


吃到肚圆。


饭后当散步。


 


黄少天琢磨着怎么能安全无忧地把叶修捞出来,那边叶修已经一推椅子站了起来,走到他边上。


“少天大大吃饱没?”


黄少天一惊:我靠,这么直白?


那边吃的差不多的方锐笑起来:“哟,今天约谈黄少啊?”


喻文州也凑戏:“君子动口不动手,蓝雨下赛季还需要他。”


黄少天瑟瑟发抖:“……很可怕吗?”


张佳乐充满同情,颤抖着嗓音:“特别恐怖。”


 


一群戏精心血来潮演了一遍,叶修在边上睨着,就差没抽出一根烟。


 


229


“……所以还真是约谈啊?”黄少天在听完叶修的一串话之后,回答的第一句就是个问句。


“那,顺便约个会?”叶修说,“但是如果你要午睡的话,我们大概还有——十八分钟,不午睡的话,那就是——一个小时吧。”


黄少天抖了一下:“这话听着特别张新杰。”


叶修笑说:“也没那么张新杰。”


过了一下,他又说:“要和你谈的都差不多谈完了,就这么一部分,本来是打算交给你队长……但是既然刚刚他们误会了,就干脆说了吧。”


 


苏黎世的大街干净宽阔,还有电车在走,一副繁华荣盛样子。


大街上大部分都是高鼻深目的白皮肤,头发由金到褐分布还挺均匀。猛的看到一个惨绿头发,黄少天猛地抓住叶修手臂示意。


叶修目不斜视,仅用余光看过。


“你也想染啊?”


黄少天带着点儿些微的遗憾,说:“不能染,形象都和代言签了合同的。”


叶修惊讶:“你还真想染?”


黄少天道:“不觉得很有意思吗?五颜六色,浪到飞起——染个半绿半红的,帅出新意,帅出奇迹……诶等等,那样你不会嫌弃我丑吧?”


叶修笑笑,说:“你想染就染呗,等你退役了合同到期了,想染什么颜色就染什么颜色。”


黄少天感动道:“好。”


叶修补充一句:“如果被人当妖孽捉了,记得不要报我的名字。”


黄少天:“……”


 


最终黄少天还是被叶修劝回去睡午觉,毕竟“要呆一个月,不急于一时”。


在走廊里找房卡的时候,黄少天发现叶修就在自己隔壁。


敲敲墙说不定能交流的那种。


不如学下莫斯密码。黄少天脑子里装着乱七八糟的念头,听到敲门声,走过去开门。


 


是喻文州。


喻文州带着惯有的温和神色,见到黄少天,又噙起一点笑意。


“我的东西放你那儿了。”喻文州说,“来拿一下。”


“系咩?”黄少天踢踏着走进去,打开箱子。


“我妈寄过来的。”喻文州说着,“你不是说一起塞你箱子里了吗?”


“哦哦哦哦。”黄少天一边恍然大悟一边翻箱子,一个本来就挺乱的箱子瞬间就让人难以直视,幸好站在这里的不是张新杰。


喻文州冷不丁问:“你和叶神复合了?”


黄少天一瞬间心虚到能装下整个波罗的海,随后强自镇定下来,回答:“对。”


喻文州点点头,倒也没什么特别表情。


“你喜欢他?”


黄少天站起来回过头,用很坚定的清明的眼神看向喻文州,说:“我喜欢他。”



评论

热度(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