炖肉君的流动摊点

两次王杰希说了梦话

防风:



一次他没有。


又名:方士谦博士对于梦话行为的研究与分析




。会ooc,非常随心的脑洞,大家轻点打_(:зゝ∠)_






#




最开始发现王杰希会说梦话并不是意料之中的事。




王杰希睡觉会睡得特别死这事儿他是知道的,所以方士谦觉得他并没有害怕推开王杰希宿舍门会被一个喝醉的王杰希发现。


于是他大大咧咧地走进去,借着里面透过没拉帘子的玻璃窗洒进来的微弱的光看清了床上那一条春卷。


哦哟,方士谦感叹,真想把他现在这个样子拍照发微博,加上一个“震惊!微草队长睡姿竟然这么……”的标题,转发过万估计是分分钟的事。




毕竟微草队长在外滴水不漏,形象完美,就连有人发了黑他的博都会迅速被一大波粉丝找出五十种反驳的证据,可以说是无解了。


但粉丝们心里也苦,他们也想看到王杰希的另一面,比如说他喜欢毛绒绒的东西,喜欢撸猫,或者有少女心什么的,就算再ooc都没有在怕的,爱他就接受他的一切。


但这都只存在于理想国之中。


再加上王杰希不像方士谦黄少天等人,经常把微博当日常,仿佛闲出屁,甚至有一次微博热门话题是“方神求你别刷微博了快回去训练吧”,然而对此方士谦的解释是他的满腹才华不被世人所接受,实在是万分痛心。




后来王杰希抽空打开微博点开了方士谦的号,发现里面不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何厚铧韩寒喊韩红画画”甚至还有“哈哈哈嘎嘎哈哈呵呵呵”。


最后他把方士谦丢进了“不常联系”微博分组里,在里面还有另一位幸运儿黄某某。


通俗点说,就是屏蔽。




方士谦回过神来,即使是知道床上的春卷不会醒也还是下意识地放轻脚步,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他迈出第一步时,春卷动了。


“方士谦。”本是清冷的声音因为睡得迷迷糊糊再加上整个人埋在被子里,显得愈发黏糊起来。


但方士谦可没注意这些,他现在吓得差点跪下来了,妈的他不是会睡得特别死的吗,怎么好像背上长眼了一样?他一点都不怂,抬头挺胸收腹:“小队长你没睡啊,哈哈哈,我走错房了,晚安。”接着直接倒退着想走出房间。


“傻逼……”王杰希又说道。


“???”方士谦这下没忍住暴脾气,谁都可以说他傻逼,只有王杰希不行。为什么不行?没有为什么。在方士谦的世界里,他就是统治阶级,方天子。


方天子气呼呼地迈着长腿脚下生风地就到了王杰希床边,正想说一句“王杰希你再说一次看我不把你卷得死死的滚到地上”,就发现王杰希一直都是闭着眼,呼吸均匀。


也就是说,他一直都没醒过来。


方士谦懵了,还能这样子的吗?他超委屈,我他妈还是第一次见到说梦话骂人的,还要当着当事人的面骂,委屈爆了,悲伤逆流成河。




他决定研究一下这条说梦话的春卷。


他微微弯腰,小声道:“王杰希?”


王杰希皱皱眉,“嗯?”


方士谦心说这可牛逼了,说梦话都能跟人对的上号,不愧是微草队长,看来网上说他是王半仙还真不能不信。


他想了想,又开口:“你知道我是谁吗?”


王春卷没说话,似乎有点不耐烦地翻了个身。


但是方士谦伸手把他翻了回来。




由于被棉被束缚着,王杰希两只手都缩在被窝里面整个人动弹不得,方士谦就看着人象征性地挣扎两下,之后干脆整个人伸直了身子,不动了。


方士谦此刻想爆笑出声,但为了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他选择憋到胃痛。


等人不折腾了,他又开始烦他:“王杰希,杰希,小队长,王希希,听到我说话吗,听得到吗,啊?”


王杰希努力把脸往枕头里埋,试图隔绝掉一切杂音。


方士谦伸出食指戳了一下春卷:“你回答我我是谁我就放过你。”


此刻的他是不会知道自己是有多幼稚的,因为他已经完全沉浸在逗王杰希的乐趣中,无法自拔。


王杰希烦的不行,埋着脸闷闷地“嗯”了一声,才慢吞吞地吐出了个字儿。


“狗。”




方士谦:……


他无法相信这是真的,还不死心地推了推王杰希,想把他从枕头里挖出来:“你再说一次?”


王杰希不理他。


他又换了个说法:“那,治疗之神是谁?”


“傻狗。”这下倒是答的无比流利,要不是知道他是真的睡着,方士谦差点就要把床都给掀了。


他心想,敲里妈,我是一个奶,豁达大度、海纳百川,以下省略八百个褒义成语,我是不会被这一点小事气到的,王杰希你想气我,下辈子吧。




于是他作出了最后的挣扎:“方士谦是谁?”


王杰希选手这下没迅速作答了,方士谦就见他皱了皱眉,顿时心里又惊又喜,像是第一次和人面基一样小鹿乱撞(高速公鹿那种),这是说明我在他心里的地位还是很重要的吧,要经过慎重思考才作出的回答,一定能令我满意。




接着他就听到王杰希说,狗儿子。




方士谦:“……”




那天晚上过后,王杰希发现方士谦看向他的眼神变了很多,态度也变了很多。


具体从训练时王不留行的血量不降到最后百分之一时守护天使都不会奶他一下就能看出来。


王杰希很懵,但他选择沉默。






第二次听王杰希说梦话时,距离第一次已经过去很久了。


这时候的方士谦即将宣布退役,他已经计划好了退役后的生活,带上行李,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是长期那种。


“你已经想好了?”彼时王杰希听到这个消息也仅仅是皱了皱眉,随即又恢复到波澜不惊的表情。


“对啊,是不是很羡慕?羡慕就趁早退役来找我,带你飞啊。”方士谦凭着微弱的身高优势轻松勾住人脖子,笑嘻嘻道。


“别闹,”王杰希猝不及防,差点没站稳,“退役了就好好放松吧,辛苦了。”


“啧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趣啊,怪不得都喊你爸爸了,”方士谦不满地撇撇嘴,“你真官方。”


“那你想我怎么说?”王杰希无奈。


还没等他说完,方士谦就上手了:“那当然是先笑一个啊!”


微凉的手指触碰到因长时间待在太阳底下而微微泛红的脸,王杰希还挺白的,方士谦想着,手下也没停,径直就掐上了两颊。


“…方士谦,”王杰希被捏着脸,说话也有点含糊不清,“松手,不然当街揍你。”


“我靠你好暴力啊,我还是不是你亲副队啊,你看别人的正副队都和睦相处的。”


“我觉得我们也挺和睦的。”


“……你先把捏紧的拳头松开再说话好吗?”


“不闹了,”王杰希掰开方士谦的手,“走吧,他们说今晚给你弄一个欢送会,好好享受吧。”




说是欢送会倒不如说是狂欢,毕竟悲伤的情绪只存在于一开始大家比较拘谨的时候,在听到方士谦说有空会回来看看他们时,立马就没这事儿了,唱歌的唱歌玩游戏的玩游戏,标准的变脸比翻书还快。


“真是没心没肺的小崽子啊。”主角靠在一旁连声感叹。


“你并没有什么资格说他们。”王杰希瞟了他一眼。


“唉,你怎么还是这么不会说话,看看,以后没了我你怎么应付那种心机记者呢。”方士谦倍感自豪。




“那就留下啊。”


话音刚落,两人周围的空气顿时凝固起来,王杰希也没想到自己会说这种话,只是一下子就脱口而出了,拦都拦不住。




最后还是方士谦主动打破了沉默:“那什么,我去倒杯酒啊。”


看着人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王杰希抿了抿唇,眼里满是复杂的情绪。




后来他们又被后辈拉着玩了几轮真心话大冒险,在瓶口指向王杰希时,队员的眼睛亮度直接跳到了100%。


不枉我们尝试了各种力度角度姿势来转瓶子,终于转到队长了,简直感动中国。


于是一来就直接问了一个对于他们来说很劲爆的问题:“队长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这都问的什么跟什么,他们平时的生活都是这么八卦的吗?王杰希哭笑不得,但仔细想想,他也是很茫然,长这么大好像还真没有说特别钟意的人,过于专注于微草让他也没什么时间去注意自己的私生活,除了高中那会儿对班里的女孩子有种朦胧的感觉之外。




还有谁呢?对于他来说,是特别的,不可忽视的。而后在这种思考当中,一个人影渐渐清晰了起来。


就在他依然在思考那人到底是谁的时候,队员们也看着他们敬爱的队长,慢慢地、缓缓地点了下头。


“卧、卧槽?!”


王杰希再一抬头,看到的就是一群人把嘴张成了O型,震惊地看着他。


方士谦也不例外。




看来微草十大未解之谜又能多一个:微草队长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等后来疯够了,大家也各自散了,王杰希酒量一般,但毕竟是前辈退役,自然也硬顶着喝多了几杯,现在他能走直线五步就已经是奇迹了。


“你行不行啊?”方士谦双手抱胸好笑地看着王杰希站不稳的样子,最后还是看不下去上前扶住了人。


“…嗝。”王杰希醉眼朦胧地看着他,打了个嗝。




把人扔到床上后方士谦已经是满头大汗了,谁能想到王杰希喝醉了还能这么皮,走着走着突然就往旁边转,拉都拉不住那种,方士谦可以说是连拖带抱地才把人夹回房间。


他一屁股坐在床边,借着月光看着王杰希的脸,这人睡着了还挺好看的,方士谦没想出那么多形容词,脑子里只剩下“好看”“真他妈好看”,再仔细搜搜还有“想睡”。


想到这里他就打了个激灵,想起刚才王杰希亲口承认自己有喜欢的人,他的心情一下子摔到了谷底。王杰希这种人,真的是捉摸不透,你刚刚还觉得他清心寡欲六根清净,下一秒他就跟你说他有倾心对象。


方士谦越想越气,到底是哪头猪这么不要脸让王杰希心甘情愿被拱,最好不要被他找出来,不然妥妥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暴力奶妈。


他伸出手捏住王杰希的脸,说王杰希,你真的有毒吧。


不然我怎么也是心甘情愿地沦陷呢。




“王杰希。”他开口。


“……嗯?”王杰希没睁眼。


方士谦:“……”


得,表演开始了。


既然都要走了,不玩白不玩,就当作是纪念吧。




“王杰希,知道我是谁吗?”


“…傻逼。”


“……”方士谦保持微笑,袁柏清经常给他发的那个表情包怎么说的来着,表面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我认真的,”方士谦认真地自言自语,“你怎么那么容易就喜欢上人了呢,我跟你说啊,现在这个世道你这种人很吃香的,傻逼兮兮的分分钟能被拐跑。”


但是傻逼希希没有鸟他。


他又说了很多,大概比他以前写过的作文加起来都要多,他今天才发现原来自己文采这么好。


最后他说完了,又盯着人看了一会儿,拿起床头柜上王杰希的手机捣鼓了几下,站起身径直就走到了门口。




王杰希,他准备拉开门时顿了顿,又道,如果我下次回来你还没追到你对象……


他回头看了下床上依旧熟睡的人,无奈地笑笑,将剩下的半句话埋在了心里。




第二天王杰希醒来的时候,发现闹钟并没有如期响起。他盯着天花板花了几秒时间清醒,拿过手机一看,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他心里一空:方士谦是中午十二点半的航班。


王杰希匆匆套了件外套拉开宿舍门,发现外面站着袁柏清。


“咳……队长你醒啦?”袁柏清还没反应过来,准备敲门的手还停在半空。


“嗯,”他应了声,“你们送完方前辈了?”


“啊?”袁柏清愣了愣,摇摇头,“没有啊,师父他太心机了,骗我们是中午的航班,结果他是早上七点的飞机,他走的时候我们还没醒呢……”


他醒来还是被方士谦的夺命连环call吵醒的,他还在梦里时就被刺耳的铃声拉回现实,点下通话键对面就是一阵魔性得不行的笑声,整个人直接被吓醒,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句“爱徒你醒啦醒了就好为师上飞机了记住我永远与你同在噢886”


然后电话就被挂了。




王杰希听完,又懵了。


但他依旧选择了沉默。






方士谦回国的时候整个人都比较怂,用袁柏清的话来说就是这样的。


毕竟不仅骗了王杰希他的起飞时间还偷偷把他闹钟给关了,两件事儿加起来足够让王杰希把他吊起来打。


所以他选择在微草又一次夺冠后的庆功宴尾声中出现。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妈呀,屎斧儿你来啦!”袁柏清看着方士谦做贼心虚一样地推开包厢们,爆笑。


“闭嘴吧我的屎徒弟。”方士谦白他一眼。


“方神方神,我们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接下来该你了。”柳非笑眯眯地给方士谦竖了个大拇指。




他看向了瘫在椅子上紧闭双眼的王杰希,心慌慌。


这群小崽子到底是怎么把王杰希灌成这样的,太可怕了吧。




于是他又一次把王杰希送回了房间,不过这次是他的酒店房间。


他把王杰希放在床上的时候,被王杰希无意识地一勾导致整个摔在了人身上。


方士谦在国外这几年没怎么再碰游戏,倒是像做了个旅游博主,隔三差五地就在微博上发几张照片,袁柏清曾经跟他说,想环游世界直接去翻他微博就行,都不用亲自出门了。而同时他也有在坚持健身,所以他这一压下来,王杰希一下没忍住,闷哼出声。


方士谦就着这个姿势,并没有直接起身,而是半撑着,虚压在王杰希身上,看着他出神。


他没有忘记走的那天最后那句话,这也是为什么他这几年都极少与王杰希联系,他怕聊上几句,就会被告知对方已成功脱团,接着疯狂嘲笑他这只单身狗。




“你到底追到你对象没啊……”方士谦心情有点失落。


王杰希似乎是觉得身上一直有股重量有点难受,皱了皱眉。


“你怎么一睡就这么死啊,你这样会错过几个亿的,小队长。”方士谦又开始捏他的脸。


不得不说,这几年下来,王杰希的脸还是这么好捏。




“王杰希,小队长,傻逼希希,我怎么就那么喜欢你呢。”趁着王杰希没有意识,方士谦一股脑地把心里的话全说了出来。


“我其实想说,要是你还没追到你对象的话,不如跟我在一起吧。”


“怎么看我也应该比那个人好一百倍吧。”




小声逼逼完并且占尽便宜后方士谦终于心满意足地起身,刚迈出几步打算去洗个澡,就听到身后有人叫了他一声。




“方士谦。”带着点儿慵懒的语气。


“我靠…王杰希你这说梦话的毛病怎么还没改啊。”方士谦差点吓飞。


“方士谦。”这次的声音比刚才清冷了些。


“啥啥啥?”方士谦头也不回地敷衍。


“我还没追到我对象。”


“嗯?”他还没反应过来。


“但是他刚刚答应我了。”


“……”方士谦愣了,机械地转过头。




然后对上了王杰希含着笑意的双眼。




“我早就没说梦话了。”


“傻逼谦谦。”










END




方士谦懵了。


但他并有没选择沉默。











评论

热度(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