炖肉君的流动摊点

【米英】离婚

忙装修忙到炸毛的艾秋酱:

离婚中的米英


短篇完结


 


0、


伴随着美式咖啡的醇香和红茶的清香,以及咖啡厅飘荡着的悠扬的琴声,亚瑟柯克兰接受了阿尔弗雷德的告白,随后被对方夸张的举在空中旋转着。


“柯克兰先生?”


“啊,抱歉。”亚瑟歉意地笑了笑,脑海中过往的画面才逐渐消失。


对面年轻的编辑小姐微笑地翻看着亚瑟的稿件,时不时评论几句:“您最近的风格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忧郁,且发人深思。”


亚瑟干笑着,低头抿了一口红茶。


“那么,这次的文章我会尽快给您答复。”编辑小姐礼貌地站起身,走出咖啡厅时,又补充道:“柯克兰先生最近脸色看起来并不好,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下意识摸了下自己的脸,亚瑟尴尬地摇摇头,“大概是睡眠不好吧。多谢关心。”


“哪里的话,我是您的责任编辑,这是我的责任。”编辑小姐最后打了个招呼,拦下出租车很快离开。


纽约的深秋,梧桐树的叶子随风穿梭在街道,发出摩擦地面的沙沙声。亚瑟握紧自己的领口,低着头,走入了匆忙前行的人群中。


 


1、


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的公寓在纽约曼哈顿的一处高层大厦的顶楼,这里的视线相当不错,房价也几乎成为了这一片的制高点。


推开门,公寓里安安静静,和亚瑟早上出门时一模一样。


松开领导,亚瑟靠在落地窗旁的沙发上,散落的啤酒瓶中,一份沾染了啤酒污渍的离婚协议书,规规矩矩的躺在茶几上。


翻到最后一页,阿尔弗雷德名字处,仍旧是空的,他没有签。


亚瑟深深叹了口气,整个人都疲惫的躺在了沙发上。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婚姻,已经走到了需要离婚协议书的地步。


 


亚瑟是一个名气还不错的小说家,偶尔还兼职画画插画。而阿尔弗雷德,是一家传媒公司的总裁。


他们是在一次文化展览中相遇,比起阿尔弗雷德这个刚创业的小人物,写出一本畅销书的亚瑟简直比他的状况好上上千倍。然而亚瑟被阿尔弗雷德积极阳光的性格所吸引,阿尔弗雷德也似乎格外迷恋亚瑟的祖母绿眼眸,相处之后他们发现彼此的第一感觉很好,身体的契合度也相当不错,于是在几个月后,他们就秘密地领了结婚证,还在亚瑟乡下的一处避暑的别墅,举办了小型的婚礼。


虽说是小型婚礼,但婚礼当天,因为亚瑟的身份,大部分纽约的媒体都到场,那时候媒体连续几天都在报道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的事情,这两个身份相差悬殊且性格迥异的同性恋情。


婚礼结束当天,阿尔弗雷德从他在布鲁克林租住的社区搬到了亚瑟位于曼哈顿边缘的一处普通小公寓。


 


虽然亚瑟对业务并不了解,但是他还是或多或少的帮助阿尔弗雷德认识了很多文化圈的人物,很快,阿尔弗雷德的一部短视频在艺术节获了奖,就和当初亚瑟因为一本书一举成名一样,阿尔弗雷德的小公司有了起色,越做越大。


事业顺利,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也从老旧的社区,搬到了中心区的一处高级公寓,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


丈夫是知名公司的总裁,而自己也实现了成为小说家的梦想,那时候,亚瑟一度认为,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这种想法持续了6年,30岁的亚瑟开始怀疑,可能这个以为能够至始至终幸福的事情,在他们快要一同度过第七个圣诞节前终结。


 


 


2、


傍晚的日落在27楼的落地窗前看,确实是别样的风景,亚瑟站在那里,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黑夜的到来。


半小时后,落日彻底消失在了地平线上,不远处楼下已经开始陆续被照亮,路灯、车灯、以及远处楼房的住宅灯。


晚上八点,他换了身制服,带着相机,很快摸索到了路线,钻进了员工专用的电梯,电梯在50楼停下,打开门,一片灯红酒绿。


顺着墙壁摸索到了包厢,包厢里面还算安静,昏暗的走廊,每靠近一扇门都会听到不同的声音,甚至有些声音,不堪入耳。


 


亚瑟无法向别人打听阿尔弗雷德在哪里,只能一个一个屋找,直到最后一个,亚瑟想要推门,却被一个人拽住了衣领,硬生生的拖到了大厅的舞台中央。


“我们这里出现了一个陌生人,可是我们不知道这个人是做什么的。”


舞台上声音嘈杂,可主持人说话的时候,却突然安静下来,让亚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要不,我们问问这个人为什么来吧。”


主持人的话筒伸到了亚瑟面前,被牵制住的亚瑟,略带愤怒的喊道,“放开我,我要报警了。”


“唔……”台下一片嘘声,甚至有人猖狂地喊了几句,亚瑟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阿尔弗雷德坐在正对着中央舞台上方隐蔽的包厢里,玻璃窗外,看得到俱乐部大厅里发生的一切。


他手里拿着酒杯,红色的液体在其中来回滚动着,黑夜里那男人的冷峻,让所有人心生畏惧。


一个手下跑了进来,小声在坐在阿尔弗雷德对面的安东尼奥嘀咕着什么。安东尼奥听完,赶忙把人赶走,笑着对阿尔弗雷德说:“行了,阿尔,差不多就得了。”


阿尔弗雷德瞬间露出了一丝笑意。


“要不要我派人……”


“不用。”阿尔弗雷德抿着嘴,这红酒的味道果然纯正,不愧是瓦尔加斯兄弟俩的珍藏。他满意的看着酒杯里的液体,自顾自的问道:“你说,他何必这么做呢。”


 


亚瑟觉得自己本来想拍下阿尔弗雷德出轨的照片这件事,不仅没有成功,甚至可能连自己都要被搭进去。


曼哈顿鲜为人知的会员制会所,亚瑟第一次来,他知道阿尔弗雷德经常来这里,因为他常会碰到各种各样的客户,应酬必不可少。但是如今知道了阿尔弗雷德最近不回家,亚瑟可不想自己的离婚协议书一直处于这种停滞的状态,于是硬着头皮找证据,出现了这种状况。


大概被这样扣押了半个多小时,亚瑟受尽了冷嘲热讽,等到被人撵出会所时,亚瑟在电梯口,看到了阿尔弗雷德,对方的嘴角微微勾起,笑容里带着一丝嘲讽。


“你知道我来这里了?”亚瑟喊道。


“没错,从你进到这家酒店时,我就知道。”阿尔弗雷德冷笑道。


“那你还……”亚瑟揪住阿尔弗雷德的袖口,抬起拳头就砸向阿尔弗雷德。


生活了6年的默契在此刻爆发,阿尔弗雷德抬手抓住了亚瑟的手腕,将他一把拽到了自己的眼前。


“亚瑟,告诉你,我不会签那份离婚协议书的。”


“你……”


“所以,你就别异想天开了。”


 


 


3、


离婚协议书是亚瑟写的。


写之前的晚上,他们吵了一架。阿尔弗雷德愤怒地砸碎了亚瑟送他的花瓶,而亚瑟也回敬了阿尔弗雷德一拳,打在嘴角上,一周都有痕迹。


事情的起因其实算是个巧合,亚瑟去公司送晚饭,电梯里听到不认识他的公司员工,八卦阿尔弗雷德的事情。


——听说,老板和咱们那个艺人,是情人。


——我知道,上次有人说,女的怀孕了。


这种八卦事情有的是,尤其是他们的事情没有被公开之前。最近几年因为他们常公开秀恩爱,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自然很少。


不过亚瑟很犹豫,今年开始,阿尔弗雷德很少回家过夜,经常出差。自己最近又忙着小说改编成电影的事情,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


不是不相信阿尔弗雷德,而是亚瑟从一开始,就很犹豫,这段同性恋情是否真的能够一帆风顺。


 


事情果然糟糕透了,亚瑟目睹了阿尔弗雷德和女艺人的拥抱,还听到了女艺人说自己怀孕的事情。


然后,那一晚上他们第一次吵架,还动了手。


而很久以后,亚瑟也知道,这种事根本就不是真的。


 


深夜,律师打电话询问亚瑟照片的事情,亚瑟说没有成功。


“其实还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就是,可能确实风险很大。”律师回答得很含蓄,似乎在等待这亚瑟的回复。


他们的感情,在彼此对对方说出最恶毒的话之后,就已经没有了希望。


“没关系,就按照你们想做的做。”


亚瑟最终累的直接昏睡过去。早上睁开眼的时候,天还是微微泛白,他艰难的坐起身,浑身的酸疼,昏暗的卧室里,亚瑟忍不住哭了起来。


不想切断的恋情,却用最残忍的方式生生撕裂。


 


“我是本台记者,根据最新接到的消息,琼斯集团的总裁阿尔弗雷德·F·琼斯,目前就在他的公司内。而今天早上各大媒体出现的关于他出轨的事情,已经成为了今天早上最热门的新闻……”


“马修,把电视声音调大一些!”


早上六点钟,弗朗西斯准时起床陪马修准备今天的营业食材,两个人溜溜达达回来后,一同边做早饭,边听着早间的新闻。


就在弗朗西斯打算将单面煎蛋升级为双面简单的时候,客厅传来了马修的喊声。


“弗朗西斯,快来。”


当弗朗西斯没来得及擦干净自己的手就跑进客厅时,他听到了新闻中,主播用着很少听到过的高低起伏的声音,播送着。


“最新消息,因为阿尔弗雷德琼斯和亚瑟柯克兰的婚变事件,很有可能导致琼斯集团最近几个新承揽的业务泡汤,而几小时后的股市,很容易想到,这将会让琼斯集团的市值瞬间蒸发几个亿。”


电视镜头中,琼斯集团的几个高层正匆匆往公司走去,记者们一拥而上。马修转头向弗朗西斯询问,可对方已经冲到了电话旁,试图拨通手上的电话,可是他的手却不听话的颤抖着,几次都按错了电话号码。


“该死!”


弗朗西斯愤怒的将手中的电话一把摔倒了地上,电话翻了几个圈,落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脚旁,四散在周围。


阿尔弗雷德低下头,又回头看了一眼电视,直播还在继续着。他跨过电话的残骸,在沙发中弗朗西斯的运动服中,翻出了手机。翻找着,最终落在了弗朗西斯手下的电话号上,绿色的拨通键摁下,也就一瞬间的功夫,电话就被接通。


示意电话接通,阿尔弗雷德讲电话递给了弗朗西斯。弗朗西斯瞪了一眼手机,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亚瑟,快看电视。”


几秒种后,一个慵懒而熟悉的声音传来,“弗朗西斯,做什么,这么早,我……”


“快看,求你了亚瑟,快点看。”


 


弗朗西斯和马修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盯着茶几上正在通话着的手机,里面传来亚瑟换台的声音,少儿频道、重播昨晚电视剧的频道、天气预报、星座预测,直到对面一片沉默,亚瑟停下了换台的动作。


弗朗西斯听到对面隐隐传来的声音,他抬起头,电视中,是亚瑟被阿尔弗雷德抓住手腕,甚至被逼迫到墙角。视频录得很清晰,几乎就是10米的距离,主持人边播放,边分析着。


“可见,阿尔弗雷德平日里就有家暴的行为,他不仅无法挽救婚姻,甚至要承担法律责任。”


 


电话的另一头没有了任何声音,新闻也从现场直播转为了直播间。直播间的嘉宾仍然对两个人婚变的原因猜测着。


马修试探性着喊了一声,“亚瑟?”


弗朗西斯不断地磨蹭着自己的脸,这种压抑和紧张让他喘不过气来,只得站起身,在客厅中徘徊着走来走去。


“不是我做的……”


“亚瑟?”


“我……我不想这样做的,我不是要这样的结果……”


“亚瑟,你冷静点,亚瑟……?”


“我为什么要写离婚协议书,为什么同意律师公开这篇用来诉讼的文章……那里都是假的,假的!”


亚瑟在哭,甚至不能称之为抽泣。他在声嘶力竭地哭喊着,弗朗西斯和马修无论如何安慰,亚瑟都无法停止下来。


他亲手毁了阿尔弗雷德,毁了他的名声和事业,甚至毁了他的尊严,以及自己的爱情。


 


 


4、


亚瑟和阿尔弗雷德的离婚案宣判,法院同意离婚,财产按照协议拟定的,阿尔弗雷德要把自己手里的股份的50%转让给亚瑟,并且在5天内,搬离他们现在居住的公寓。


不过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50%的股份,因为加上亚瑟原本手里拥有的20%,他将成为琼斯集团最大的股东。这意味着,琼斯集团易主了。


这场轰动了整个纽约的离婚事件,在阿尔弗雷德几乎算得上惨败的判决中结局。


 


“请问,您还会留阿尔弗雷德琼斯在公司里吗?”


“阿尔弗雷德琼斯是否对您家暴过?他是否威胁过您?”


“您考虑过起诉他吗?”


亚瑟刚走出法院门口,就被记者们蜂拥而上,混乱的场面,亚瑟竟然有些头晕。


“抱歉,无可奉告。”


律师护着亚瑟,试图阻挡住人群。


 


很快,又有人加入到了被围堵的行列。


“琼斯先生,请您说点什么吧。”阿尔弗雷德低着头,沉默不语。他的脸色很差,亚瑟从庭上就看到了,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脸上的无奈、悲伤和孤独。这是他不曾见过的,或者说,见过却从没有如此坚信过自己看到了的表情。


法院的保安出动了,两个人被护送到了车上,转而拐入了马路,很快加速离开。


 


“所以,你满意了?”阿尔弗雷德冷笑道,“到头来,你还是不相信我。”


“不是的,阿尔,我……”


阿尔弗雷德弹了下烟灰,漫不经心地说道:“没关系,我不在意。”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反正我也累了……”


亚瑟一时说不出话来,低着头,半晌才沉声道:“对不起……”


阿尔弗雷德几口就抽完了烟,随手摁灭:“明天我就搬出去。”


“不要,阿尔。”亚瑟慌忙抓住了阿尔弗雷德想要开门的手臂,“回家吧,我们回家吧。”


“……”


“阿尔,那是我们的家。”


“是吗?”阿尔弗雷德半晌,苦笑道:“亚瑟……我都不知道,到底该不该相信你了。”


随后,阿尔弗雷德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撑起伞,走下了车。


“阿尔……”


亚瑟眼看着这个人在雨里越走越远,仿佛要从自己面前消失。车已经启动,可亚瑟却忽然拽开了门,自己跳了下去。


雨雪中,阿尔弗雷德听到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以及司机大喊的那句“柯克兰先生”。


猛地回过头,才看到亚瑟躺在地上,血染红了白雪堆积的马路。


“亚瑟!”阿尔弗雷德扔下伞,冲到了车旁。小心翼翼地扶起亚瑟,仔细看了个遍,只是腿上被石头划了个口子,有点擦伤外,没什么事情。


“笨蛋,你疯了!”


“你要走了……我不能让你走……”


“亚瑟……我们离婚了……”


“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风在耳边呼啸着,可也掩盖不住亚瑟哭泣的声音。


亚瑟投入到了这寒风中熟悉的怀抱中,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是此刻他只能重复着‘我错了’。温暖的胸怀中,无力而悲伤的哭泣,因为寒风雪夜的寒冷而发抖,更因为恐惧而颤抖。


怀里的人声音似乎已经嘶哑,可阿尔弗雷德听的真真切切:“我爱你,阿尔,不要走……”


瞬间的身体僵直,他收紧手臂,用力抱紧身前弱小的男人。他在人群中渺小而卑微,可他此刻,却是阿尔弗雷德所能感受到的全部。


原本以为伤害对方来证明对方仍然爱着自己,从对方的心痛中感受到对方的爱,然而到头来,两个人都已然伤痕累累。


他们用情的深吻着彼此,这不是索取和被索取,这是彼此最虔诚的一次宣誓。


 


5、


灯光下曼哈顿的夜晚,一片祥和。


傍晚的电视,循环播放着白天关于他们离婚的新闻,亚瑟窝在阿尔弗雷德的怀里,嘴里吃着对方递来的薯片,听着阿尔弗雷德抱怨着亚瑟所做的一切。


“你那一拳太重了,我现在嘴角还痛。”


“谁叫你说我的眉毛了。”


“嘿,你明知道我那是口是心非。”阿尔弗雷德嘴里嘟囔着,可眸子里确实温柔和笑意。


“那个女艺人……”


“我发誓,亚瑟,我什么都没做。”


“我知道,你只对我有感觉。”


他们离婚了,却仿佛开始了新的恋情。


 


电视里仍旧是主持人和嘉宾讨论他们的事情,可此刻,主人公们正彼此相拥。


那间被议论的高级公寓,正充斥着恋爱的味道和欲望的迷离,那灼热的气息,消逝在空气中。


情到深处,亚瑟认为,或许,他现在还是最幸福的人。


——END——


 


艾秋碎碎念:


心情不好,写的文也乱七八糟。


好不开心,求抱抱求蹭蹭~(づ。◕‿‿◕。)づ


 

评论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