炖肉君的流动摊点

【方王】我是猫

神笔。

味昔:

方士谦以前以为王杰希是朵高岭之花来着。




这个“以前”,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有多久呢?距今年代遥远已不可考,总之那时候他俩还不熟,处于纯粹空降新队长与留守旧副队的平衡关系中,年轻又气盛,针尖与麦芒,互看都不咋顺眼。


人对于比自己优秀、又没那么优秀、同时优秀的光芒盖过了自己心目中优秀存在的人会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敌意。方士谦不知道别人对这四个优秀的绕口令怎么看,但他自个儿就这样。大家年轻时都中二过,觉着自己的观念涵盖全世界,方神也不例外。他中二得还挺厉害,就是表现方式五花八门。


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在当年他俩中间横亘着(单方面的)傲慢与偏见、(单方面地)拒绝交心时期,在方士谦的认知中,王杰希一直清冷疏离,年纪不大也不会和同龄人闹成一团,对前辈温和恭谦,对手面前不卑不亢,衣着打扮更是板正矜持……一言以蔽之,高山流水阳春白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这种错误的认知一直持续到王杰希表白。


对,是王杰希先表白的。不过这也不是重点。


真正的重点——当他们顺理成章搞在一起、愉快而高效地完成生命大和谐、并且在夏休期开启没皮没脸的同居生活之后,方士谦亲眼看着王杰希背心凉拖大裤衩摇着蒲扇走出卧室门,方士谦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


——这哪里是什么高岭之花,这根本就是家门口王大爷吧?


方士谦震惊。




他开始思考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被吸引的。脸就不说了,方士谦自认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否则他该喜欢苏沐橙或者周泽楷(不过有谁不喜欢他们吗?);也不仅仅是才华,不然枕边人怎么不是叶秋或者黄少天(这个设想让他打了个寒颤);他想来想去,觉得主要是气质。


还是那个论点。大家都有中二期,方士谦的中二期还持续得尤其长,这个阶段人难免会对神秘或者哇好牛逼的存在产生艳羡。那时候他坐在台下看小队长开会,看电脑里王不留行风生水起,觉得王杰希像星星,不是横扫万物日天日地的灭绝星辰,而是小时候学的古诗,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有光,因为离得太远,再璀璨的光华也褪为冷寂。怕被锋利的低温灼伤,却又忍不住靠近。


只可惜这样的王杰希,已经只存在他的幻想之中了。他成了这星芒的所有者,随之而来的,是微草队长首都男神三期MVP高冷人设的完全崩塌。


方士谦惘然。




王杰希与方士谦关乎审美的分歧相当旷日持久,毕竟老干部与潮男对于品味的战争是自古以来的。老干部这个指代来源于瞅见王杰希的杯子,准确来讲,是放在他亲自挑选极具现代感的中空玻璃桌上一尊六十年代大瓷缸,杯壁上还疑似印着某种红艳艳的语录。方士谦一个恍惚,还以为是自己头发花白的老红军爷爷来探望孙媳妇了。


“这位兄台,敢问这是什么玩意儿?”方士谦揣着瓷缸兴致问罪,“我给你买的进口氢氧分离高浓度水素智能电解杯呢?”


兄台迷茫了下他在说什么,然后继续淡定地把注意力移回电脑前改造银武:“收起来了。这杯子挺好的,你有什么不满意么?”


方士谦盯着屏幕上时髦值满点的灭绝星辰,怀疑王杰希精分:“不满意,很不满意。这玩意儿太丑以至于影响我喝水的心情。”


“丑?”王杰希缓缓转过视线,一字一顿,“我嫌防风的翅膀太蠢以至于影响我输出的心情了吗?”


“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行,我可以不输出,改行鬼剑士。你可以不喝水吗?改行植物人?”


汗衫花裤衩的老大爷眼睛一眯,摇身一变不可轻犯的小队长。


方士谦无力。




在王杰希大红T恤绿短裤搁家呆了一天以后,方士谦坐不住了,溜回微草医疗室去翻了队里体检报告,事实证明王杰希不色盲;又去陈列馆欣赏了会儿王不留行海报上的风采,觉得这人搭配能力也不残障啊。


先天足得很,那就是态度不端正了。方士谦百思不得其解,在书房找到练书法的王杰希单刀直入提问:你平常在队里也不这样啊?


哦。王杰希意外得立刻明白了他的来意,轻描淡写回答,我在队里放不开。


——所以在我面前比较放得开是吗?方士谦内心斗争激烈,他是该感恩戴德小队长不拿自己当外人好,还是愤怒这家伙在自己面前一点都不注重形象摆明了不够在乎,或者还是直接这人扒光了重新换一套衣服吧。


扒光了接下来怎么会是换衣服这种纯良后续呢方神。


方士谦内心波澜壮阔,甚至想改造王杰希。但他有心扭转无力回天,毕竟夏休期短暂得要命,一眨眼他们又回到了俱乐部,十轮霜影转庭梧,王杰希夏季居家老干部标配服装卷巴卷巴丢橱柜,回到宿舍轻奢大衣一披高定围巾一戴,重新成为云外青山高岭之花。


但是方士谦早已看穿了一切,再也不相信王杰希苦心经营的假象。


方士谦绝望。








他们在一起的第二年冬天,顺利从二人世界升级为三口之家——多出来的这位当然不是从王杰希肚子里钻出来的。那太可怕了。


新成员是高英杰从路边捡回来的,那天下了层薄薄的雪,还好小东西毛发太脏没被白茫茫淹没。高英杰虽然是王杰希钦定的继承人,可惜没继承到队长亲猫体质,也可能是反向生长了,他哆哆嗦嗦进了微草大楼时外套和手上被猫咪抓出几道新鲜的印迹。


接着,一群人眼睁睁看着暴躁冷漠的猫大爷如何在被王杰希接到怀里的一分钟之内融化成了小甜甜。


更可怕的是,王杰希也一样。


所有人默契非常,一致对方士谦投来同情的目光。


福兮祸兮正巧遇上方士谦短路,没能接收到浓浓队友情。他跟着溜达去了水房,看着王杰希捋起袖子戴上翠绿翠绿的橡胶手套埋在粉红粉红的泡沫里洗猫,观测的同时琢磨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不光要跟这明显被钦定的小崽子在家庭地位比个二三,还要在王杰希心里排名争个亚季。


……好像没差。


反正头筹永远是微草,他想都没想过。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在给猫起名的大事件上,老干部与潮男又打响了新一轮的战争。方士谦挑了一连串备用选项,什么汉森露娜梅德韦杰夫,什么蒸饺蛋卷番茄炒鸡蛋,什么防雨花恩王后不留行……


然而王杰希坚定地要叫它咪咪。


方士谦一腔热血卡在喉咙口,缓了半天深情地望着他的小队长:“你看这样,要不春节跟我回家?”


王杰希接受不了这样大幅度的话题跳跃。


方士谦清了清嗓子,谆谆教诲:“我觉着你这品味吧,肯定能成为我爷爷的知心朋友。”


王杰希转过来弯儿了,不置可否:“你是不是不同意这名字?”


方士谦大无畏点头。


王杰希略一思忖:“我也觉得它的名字由我们俩定夺不公平。这样,谁捡来的谁决定,行吧。”


方士谦早就把谁捡来这件事忘到十万八千里,还以为作战计划取得初步成功,高高兴兴答应了,高高兴兴跟在王杰希后面找到高英杰——等等?


小年轻为难地抓抓头发:“这个……我觉得队长起的名字挺好的。通俗易懂,响亮上口,朴实动人。”


王杰希弯弯嘴角,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满意的笑容。一旁后知后觉的方士谦傻眼了,他怎么就给忘了,管他是高英杰还是袁柏清,管他是不是嫡传徒弟钦定太子,反正整个微草都是不敢反抗王氏杀人不见血残暴专制的怂货。


咳,包括他自己。


接受高贵的新名字,接受残酷的现实吧。方士谦揉揉百分之百杂交血统猫咪的脑袋,心生同情。


咪咪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伸出爪子挠了他一把。




有了咪咪之后方士谦又有了新发现。他在王杰希身边这些日子已经自发自觉锻炼成了蓝猫淘气三千问,还是自问自答的那种,每天都有新感觉。


过去他觉得夏天的王杰希像门口报亭乘凉的老大爷,现在他觉得冬天的王杰希和猫一模一样,嗜睡,喜阳,倒算不上喜怒无常,但拒人千里和黏人的频率实在随心所欲。不,也不完全一样,王杰希这科属还会冬眠。


每天只要完成了工作,这人就窝在固定地点一动不动了。晴天是一定要搬把藤椅去阳台晒太阳的,没太阳呆屋内也不消停,他坚持开窗透气不然空气不流通,在卧室就躺床上,在客厅还要裹毯子。有时候裹毯子还不成,得把咪咪抱着,老干部的棉衣宽袖底下藏着猫暖炉,往哪儿哪儿随便一靠,时间就此静止。


方士谦在冷飕飕的北风里吸着鼻子痛心疾首:你知道你有多愧对暖气吗?你知道你在挥霍供暖的同时多少南方人民在用魔法对抗湿冷吗?你知道你这样花钱找冷的同时有多少江淮儿女在用爱取暖吗?你不知道,你只想着你自己。


猫咪冲他喵喵叫。


方士谦补充,哦对,你还想着你的猫。


不对啊,你的猫到底享受到什么了啊!它明明还是个想要暖气的孩子!




每当遇到这种质问王杰希都不为所动,凉凉瞟他一眼捧着热茶继续闭目养神。


他本意是凉薄的、高傲的、不屑的。


然而方士谦又短路,接收到的只有那双狭长眼尾里挑出满满流转的风情。


好嘛,这下不冷了,他全身发热。








曾经方士谦想改造王杰希来着,不想成却被感化。他逐渐从老干部养生的作息方式中汲取到一点好处,比如抱着猫在客厅打游戏真的是件很愉悦的事情,尤其当咪咪心情好不跟他逆着来,听话地蜷他怀里打瞌睡,软绵绵沉甸甸毛茸茸暖烘烘的一团,手感直逼王杰希。


荣耀以外王杰希只玩跑跑卡丁车和超级玛丽。节奏大师他是不碰的,曲目不够经典。对了,他还会斗地主。潮男方士谦所热爱的VR、vii当然是老干部王杰希所无法理解的次元。王大爷有起床气,尤其是冬日短暂午阳下的小憩,这点跟猫太像,所以这个时候年轻人小方通常躲在客厅专攻塔防类,好歹心情不会太波动。




这是个平淡无奇的午后。方士谦让咪咪选游戏,小东西一爪子给他摁了个保卫萝卜,方士谦一开始还嗤之以鼻它的幼稚,结果打了几轮之后完全入了迷,插着耳机盯着电视荧幕,完全没注意到王杰希起床了。


王杰希还真不是被方士谦吵醒的,毕竟没人会在玩保卫萝卜的时候大呼小叫。


……应该没有吧。


他是被咪咪的咪咪叫弄醒的,小家伙的一截尾巴被方士谦压住了,后者全神贯注连它上爪子挠都没回到现实。有人目不转睛,有猫锲而不舍,有人就这么被搅了小徒弟扛着微草飞完空中马拉松的美梦。




接下来,就是方士谦以为自己在做梦了。


靠近转角的奶瓶怪刚被一个旋风攻击消灭,面前突然出现一团黑影。他张张嘴抬头望去,还没出声看见王杰希径直取下他的耳机,又在他回不过神的凝视中掰开他的手肘把猫咪解救起来。


方士谦以为自己要让位了,结果风水轮流转,王杰希拎着咪咪的后颈搁到地上,拍拍小东西的尾巴让它回自己窝去。


方士谦持续出魂,目光顺着猫咪离开的背影移回王杰希身上。后者瞅他这傻了吧唧的样儿皱了皱眉,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膝盖:“腿放平。”


他原本盘着腿靠在沙发上,这会儿像个机器人似的完全不过脑照做了。


然后王杰希竟然非常自然,竟然非常自然,竟然非常自然地侧坐在他腿上,努力把难以忽视的身高蜷到最小,双手搂上他的脖子,靠在他的颈窝闭上眼睛蹭了蹭,低低地叹了一句:“你继续。”


……我靠啊!这要怎么继续!继续什么啊!




方士谦眼睁睁看着可怜的萝卜被啃掉一大半,全身僵直动都不敢动,拼命让高速运转CPU过热的大脑冷静下来,然后理性分析出有两种可能:


一,王杰希在梦游。


二,自己疯了。




其实还有另外两种可能:


一,他在梦游。


二,王杰希疯了。




但他哪一种可能都不希望是真的。


因为他希望这一切是真的。


其实这一切就是真的。


不是他在做梦,也不是他精神失常,理论上王杰希也状况稳定——这个现在突然出现在他怀里、乖乖顺顺搂着自己的王杰希货真价实,绝版限量,不包退换,假一赔……


不,他赔不起,也不想赔。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人前高岭之花的微草队长还是人后返璞归真的老干部,屏幕里风华绝代的王不留行还是屏幕外低调沉稳的魔术师,心情阴云密布冷着脸谁也不理或者放晴时哄着顺着自己甚至有那么点儿黏人的王杰希——反正都是他的王杰希。


世间仅有,独一无二。




屏幕上被啃掉的萝卜嘤嘤啜泣,方士谦已经没心思去哀悼了。他把手柄和耳机扔到一旁,慢慢地,慢慢地收紧手臂,把人抱得更紧了一些,然后偏过头亲了亲王杰希的脸颊。


他错了,王杰希的手感比猫咪好一万倍。








FIN





评论

热度(62)

  1. 炖肉君的流动摊点苦冬 转载了此文字
    神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