炖肉君的流动摊点

【王+方+喻+黄】云养猫

非著名美食po主虾女士:

恶友组+方四千儿。一个关于养猫的故事


老王的朋友们系列。印调戳我嗷


 


王杰希有只猫叫郡主,纯黑的一只煤球儿,金色的眼瞳,乖巧得不要不要的。一只猫四个人养,王杰希一个铲屎的,另外三个云养猫的大爷。


其实方士谦原来算不上云养,郡主是他跟王杰希一起领回来的,就在第六赛季之后。那会儿俩人被蓝雨双核膈应得不要不要的,更可恨的是黄少天还在朋友圈刷屏,方士谦恨不得冲到广州去把剑圣大大定在墙上抡。后来王杰希提醒,他们蓝雨全队早就去了欧洲逍遥,去广州也终究只能一无所获。


方士谦真的膈应,还好有了郡主拯救他的小心灵。


结果那个夏休期,蓝雨全队沉迷旅游、直男自拍和吐槽外国菜品,黄少天口里的“手下败将”其实过得也没有那么愁云惨淡——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个人跟新上任的新手爸爸似的,沉迷于撸猫中不可自拔。


后来黄少天也觉察出不对劲儿,然后在见了郡主一面以后彻底沦陷,自封为郡主的亲爸爸,结果被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个一米八几的北方大汉按在沙发上一阵挠痒痒。


黄少天最怕这个,在沙发上笑得差点断气,一边笑一边告饶:“行了行了我错了我错了,我当舅舅,当舅舅行不行?”


“不行,最多当大表哥!!!”方士谦一脸正气,还不忘挠他一下。


黄少天又被弄得“哎哟”直叫,这回他一下蹿起来,躲到喻文州身后,“队长,好队长,救救我,你看他们欺负我。”


喻文州趁他们仨打架,早就抱着郡主坐享天伦之乐,小黑猫窝在他的怀里,眯着眼睛享受着来自蓝雨队长的呵护。那小家伙好像早忘了自个儿真正的铲屎官是哪位,在喻文州的怀里呼噜呼噜,还时不时舔舔毛,舔舔他的手。


“王队,方副队,放过我们家少天吧。”喻文州笑着,方士谦和王杰希一看到这笑容就浑身不好,觉得有什么阴谋要来。


黄少天像是找到了靠山一样立马叉着腰理直气壮,还时不时也伸手去摸摸自家队长怀里的小黑猫,气得方士谦差点气绝,恨不得上去捏着煤球的小小立耳问它,你究竟有没有良心。


“不行,偷猫之仇不可恕!”方士谦翻白眼。


王杰希皮笑肉不笑,“喻队有什么想法?”


“我们要问问当事人的想法对不对?”喻文州把怀里的猫咪平举起来与自己对视,“来,叫声爸爸。”


那猫咪特别配合地“喵”了两声,其他仨人腿脚一软,差点都摔倒在地。


“嗯,乖啊。”喻文州笑眯眯的,然后他把猫咪举到黄少天面前,“叫哥哥。”


“我靠啊队长你有没有良心啊,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不要玩伦理哏这么无聊的玩笑好不好啊?”


谁知道那奶猫一开头,黄少天心已经软了一大半,“好好好,小宝贝儿,你说是啥就是啥。”


黄少天差点把头埋进猫咪的肚子里狂吸。


“喻文州真阴险啊。”方士谦感慨。


王杰希拍拍他的肩膀,“是啊,世界上很难有人跟你一样不要脸。”


“对啊……不是,王杰希你大爷!”


 


郡主的亲属关系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定了下来。除了黄少天差了辈儿,方士谦和王杰希好歹能混个大伯当当。


“不行,我是大伯,你论资历和年龄都比我小。”方士谦刷着那个叫“We are family”的群,“你只能叫做二伯!谁取得名字这么恶心的?”


“你难道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王杰希一边吃着苹果,郡主在他的肚子上睡成一团,“为什么我们养的猫要叫喻文州叫爸爸?”


“对啊凭什么啊?蓝雨的人果然不要脸。”方士谦说,“不过如果我是郡主的大伯,是不是喻文州就要叫我一声大哥?”


“你是不是傻,你可以让郡主叫他小叔叔。”王杰希揉着肚子上的黑猫团子。


“老王你也挺阴险的嘛,我靠你居然把你的名字改成了‘郡主唯一指定亲爸爸’?”方士谦看着王杰希刚刚发出的郡主照片上面顶着的头衔。


“方前辈,原来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老实?”王杰希笑得停不住。


方士谦恨恨地走过去把郡主抱起来,盯着小猫咪那张能把心都化开的脸,“老王你快给我录一下,喻文州那套谁不会啊,来,小宝贝儿,叫爸爸。”


那猫咪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挣扎着要从方士谦的手里跳出去。那小小的身躯里仿佛有无限的能量,方士谦看着小家伙扭来扭去,还是怕伤到他,最后也不得不认命地把小猫咪轻轻放到了地板上。


“老王我跟你说,这段掐了别播。”


“晚了,现场直播,救不回来。”


方士谦打开手机,果不其然,黄少天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已经刷满了整个屏幕。


“王杰希你还是不是我的好队友好搭档了?你怎么老跟蓝雨那些人同气连枝儿的啊?”方士谦一边爆手速和黄少天怼,一边抱怨在旁边吃瓜看戏的王杰希。


“郡主面前无搭档。”


“你有毒吧?”方士谦恨恨地给王杰希和又爬到他胸口的小猫咪拍了张照片,照片里郡主特别貌美,而老王的大小眼特别明显。


 


后来直到方士谦退役,这一群人也没整出个“谁是亲爸爸”的所以然。


一个群里四个人,一个叫“郡主唯一指定亲爸爸”,一个叫“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一个叫“真的爸爸敢于直面超萌的郡主”,还有一个叫“不是每一个爸爸都叫你亲爸”。


照顾郡主的人由两个变成一个,群里的三个云爸爸操心得不得了。


郡主的粮食是喻文州负责的,喻队长人壕又心细,郡主从没断过粮,高档进口罐头和猫粮怎么弄怎么吃弄了个说明书,详细得堪比蓝雨训练计划表。


黄少天喜欢买玩具和衣服,鬼点子多得要命,今儿看到了可爱衣服,明儿看到了酷炫猫爬架,立马买买买,王杰希不得不专门弄了个收纳间放那些源源不断寄过来的玩意儿。


方士谦算是海外采购加顾问,他常年跟这几个有时差,动不动就用“没看到”来把他们的需求敷衍过去,唯独对关于郡主的事儿说一不二。


王杰希负责猫咪的衣食起居,还有给那三个家伙拍各种照片各种视频。


可要是小猫咪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四个人全都急成热锅上的蚂蚁,别说广州的那两位巴不得直接打飞的过来,连远在海外的方士谦都恨不得立马订张机票。


四个人的微博里总是出现同一只猫,四个人都是“我亲闺女儿”“我家亲亲郡主”“我们家亲主子”地乱叫,让粉丝看得云山雾罩莫名其妙,弄不清到底是谁的猫。


“当然是我的猫啦,它还穿着我买的衣服呢,多可爱多可爱。”黄少天抱着手机恨不得对着屏幕里的小猫咪狠狠亲上八十口。


“没有我它能长得这么好吗?你看我喂得多棒,身材刚好,皮毛油光水滑。”喻文州也欣赏地看着王杰希刚刚发的照片。当年小小的一只已经长大了不少,但样子依然漂亮可爱。


方士谦已经转发了那条,信誓旦旦——“爸爸非常欣慰,宝贝儿你可太漂亮啦——”


王杰希发了个“和善的微笑”的表情,并且说“你可真不要脸”。


 


又到了一年双十一的时候,蓝雨的各位虽然不在乎那点优惠,但也愿意凑凑全民剁手的热闹。一群大男人单身狗除了买买球鞋买买零食,最多给爹妈姐妹代付一波,实在没有什么想买的。而喻文州黄少天的画风则十分不同,蓝雨的正副队长正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这个买给咱娃好不好?”黄少天说。


“靠谱吗?”喻文州凑过去看,“还是别买打折品吧,总是不放心。”


“说的好有道理。”黄少天点头,“那你那箱零食还要吗?”


“要。”


“你不是不放心吗?”


“自己吃能有什么问题?”喻文州深沉地说,“别让咱们孩子受苦就行了。”


“没错,大宝贝儿是最重要的。”


新来的小队员瑟瑟发抖,“黄少和队长什么时候有孩子了……?”


“压力山大啊……”郑轩扶着额头,“其实是王队长……”


“他们和王队长的孩子吗?!”新队员捂住嘴一脸不可置信,“贵圈好乱。”


“不是,事情是这样的……”


卢瀚文钻到两位队长中间,“你们说的大宝贝儿是我吗?”


“小卢,你是个好孩子。”黄少天怜爱地拍了拍小家伙的头。


喻文州叹了口气,“但是不是你。”


“我要跟王杰希前辈闹了。”卢瀚文鼓着腮帮子闹别扭。


后面传来一堆小队员倒吸冷气的声音,远在千里之外的王杰希抱着猫打了个喷嚏。


 


那究竟是谁的黑猫已经成为了荣耀职业圈的一个未解之谜。说来也奇怪,这猫在他们四个人面前乖巧得不要不要的,在别人面前却是真的高冷,碰到韩文清都能真的不怵。至今张佳乐说起郡主骑在自家队长身上作威作福的场景,还是笑得合不拢嘴。


别的队员偶尔提到郡主,也各有说法,蓝雨的统一口径说是他们队长和副队的,微草的自然不服。其他战队纯粹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引战的瞎说的比比皆是。


这个未解之谜在王杰希退役那年算是解开。


那时候已经是微草前队长的王杰希在微博上发了张照片。四个人把黑色的小猫咪拥簇在中间,黑猫身上穿了件小巧的浅灰色帽衫,胸面前大书“大佬”两个字,脸上还架着金色边框的大墨镜。而周边四人表情各异,形象各异,却都穿着跟小猫咪同款卫衣,胸口上都写着“马仔”二字,居然也都戴着同款墨镜。


这一张照片,看上去虽然好笑,但也莫名地气势磅礴。


 


王杰希V:


友谊地久天长,为我们共同的大佬干杯。


【照片】


 


四个人摊在王杰希家的懒人沙发上,享受着撸猫的快感。


“友谊地久天长我不同意。”黄少天咬着葡萄。


“但是父爱如山啊。”方士谦伸手刮了一下凑过来的小猫咪的下巴。


“好感人。”喻文州冷漠地评价。


王杰希给了他们一人一脚,“滚蛋。”


 ——END——


衣服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评论

热度(2002)